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罗曼蒂克的死亡史

上架时间:2019-03-20

罗曼蒂克的死亡史 已完结

罗曼蒂克的死亡史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河东 分类:都市言情

我一直觉得阮阮是上天在我人生最灰暗之际赐给我的礼物救赎。我却不知道她只是一个潘多拉魔盒,不断打开不断释放出来的只有罪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仿佛从深海里醒来,浑身上下的伤口像是被海里的盐份浸泡过。痛感清晰又明朗。

  我一直觉得阮阮是上天在我人生骨灰暗之际赐给我的礼物救赎。

  我却不知道她只是一个潘多拉魔盒,不断打开不断释放出来的只有罪恶。

  可是我没有忘记潘多拉魔盒最后的压箱物品是希望,我只能带着赌徒贪婪而侥幸的心理再次开启。

  我在次清醒恢复意识时,是在一个荒山野岭里。而天气是让人讨厌的阴天。

  周围都是黑压压的树枝密密麻麻它们仿佛压在我胸口让我喘不过来气。

  我挣扎着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被刘宇刺伤的伤口还在不断的往出渗血。

  我不想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我父母至亲的仇还没有报,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让我现在死不可能。

  我从衣服上扯下来一大块布条先把伤口包扎,我得需要找人救我在这里我只有等死。

  我慢慢的一点一点的站起来,伤口随着我的每次剧烈运动都不会增加它的渗血量。

  我害怕自己还没等彻底寻求到救援,就先失血过多死掉。老子绝对不可能他妈的认输!

  我恶狠狠的向地上吐了口唾沫,用手压迫按压伤口减少它的出血量。

  我慢慢的向前走去,周围荒凉的景象让我觉得无比压抑和绝望。

  一眼望去,周围都是光秃秃的树它们的树枝无限伸展没有尽头。

  看到这番景象我真的觉得阮阮真的是不把我逼上绝路不罢休,我真的有一个对我“很好”的妻子。

  正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此刻的我自己只想像个娘们一样哭哭啼啼质问她为什么要把老子丢在这!

  我全身上下没有通讯工具也没有任何其他可以给我指明方向的辅助工具。

  因为伤口而逐渐消失的体力也是一个致命的问题。

  我一时间有些彷徨,就好像谁丢给我一团乱麻让我快速把它解开并且要求根根分明。

  绝境总是能激发人的无限潜力,我折下来一根比较粗壮适合当拐杖的树枝,我拄着它一步两步的向前走着,这样能为我节存一部分体力。

  我打量着周遭,看着树枝延展的方向,那应该是有光的地方。

  人需要争抢树枝同样需要养分争抢阳光,你看不管是动物人类还是植物都要适者生存物竞天择。

  我仔细观察它们延展的方向,很快发现它们趋向的方向果然大部分是一致的!不会错!是光!是出路!

  我慢慢的沿着它们提供给我这个求生者的方向一步两步的走着。准确来说我只能算的算是一步一移。

  虽然移的相对慢一些,但是我还是相信稳中求胜。

  毕竟被刀刺的那么深!估计他们也是料定我一定会死在这里吧!把我丢在这里让我自求多福?呵!

  可能我谢涛要让你们失望了!

  我走的这一路相对平坦,虽然树林里都是那种土坡但是相较其他相对平稳。

  我走一会就需要停下来休息一会儿恢复体力。走走停停我还能欣赏欣赏这树林里的美景。

  虽然都是枯树但是苦中求乐,我从未觉得这样快乐过。

  我的辛勤努力终于看到回报我终于看到了尽头,那是一条公路!我拄着树枝移到了公路上。

  放眼望去公路的两旁都是这样的树林。

  我刚刚解决一个困境,现在又陷进了另一个困境,只觉得自己前有猛虎后有饿狼一般。

  这个时间公路上,基本上是不会有人,这是一条不限速的公路,一般从这里经过的只有大型货车。

  要想让开的飞快的大型货车上的司机注意到我简直是天方夜谭。

  我有些绝望的坐在公路中央,反正横竖都是死,不如放手一搏。哪怕今天我命丧于此,我也不会后悔,至少我努力过。

  很快,一辆大货车便从远处打着双闪从我的前面马上就要呼啸而过,我近乎疯狂的向它招着手。

  回想我的这些年我从来没有向上苍如此期盼过什么,我现在只期盼它能多给我一些幸运和勇气。

  希望它能注意到在这里急需他人帮助的我。

  我不知道货车上的司机看没看见我,它还是径直的向我开来,而我还是在马路中央一动不动。

  它像我冲过来的那一刻我的头脑反应过来的第一个字是跑!

  可是此刻我的双腿好像灌了铅,我跑不了了。我清楚的知道,我可能今天真的要栽在这里。

  我认命的闭上双眼,果然人不能胜天么?

  我感受到了货车碾过自己身体和不断出血的伤口所带来的那种双重撕碎感。

  我顿时间只觉得浑身上下的骨头想被拆散了,连带拆散的还有我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自己的精神框架。

  我感觉自己的双眼开始涣散。我依稀中看到了从车上下来不断向我走进的货车司机。

  我用尽力气让自己的眼皮不要掉下来。我用力睁开,我想求他救救我可是喉咙好像被什么堵住发不出声音。

  下一秒我就看见,货车司机走到了我身边,用力的踢了我好几脚。

  货车司机点燃一根烟,打火机那微小的光亮转瞬即逝。

  他拍了拍我的脸嘟囔着:“卧槽,撞死个人,我可他奶奶的不想坐牢。”

  他走掉了,我的希望也没了。我向前爬去,要问我此刻的感想老子就想说地上真的凉。

  短短几个月以内,我经过了所有常人都无法接受的变故。

  我以为自己足够坚强,可是现实一次次残忍的告诉我这惨白的真相。

  我想这是不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断其筋骨,这对于现在的我来讲是多么贴切!

  还没等我向前爬出去几步,一双锃亮的女士皮鞋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我慢慢用力的抬起头是一张陌生好看的脸。

  我没有时间甚至来不及思考她是敌是友,会不会救我。

  我就像是落水将要溺死的人抓住这生命里最后的一根稻草。

  我用尽全力的抓住她的腿,不想松开,我只听见从我的喉咙里发出来一个个分离的字:“救…救…我。”

  这句话说完,我只觉得自己眼前一片漆黑,昏了过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