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总裁今天也很霸道

上架时间:2019-05-09

总裁今天也很霸道 已完结

总裁今天也很霸道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阿怪博士 分类:总裁豪门

一夜之间,她竟从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变成了人人喊打的“小偷”。 一夜之间,他竟从平步青云的家族继承人,变成了必须要在“抛妻”和“让位”之间二选一的失败者。 成功就在眼前,继承家产只有一步之遥,可站在天平那端的,却偏偏是她! 他把她按在床上,贪婪的享受着她的旖旎:“你害我损失了三千万的大单,少说也得赔我三千亿才行!” “三千亿……什么?” “都已经在你肚子里了,你明明知道!” 等等,好像……还是我亏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声尖叫划破了斑斓的夜。

斯蒂文大酒店里,穿着裁剪精致的燕尾服的男人,擎着酒杯的手微微颤了颤。接着,和对面相谈甚欢的男子相视一笑,和着高雅的交响乐,把这欢愉场本就该有的谈笑风生,还给了这场歌舞升平的宴饮。

今晚,K市的夜空格外好看,像是深蓝色的幕布,缀着星星点点的璀璨宝石,在月光皎洁的照耀下,散发出柔和的光芒。

这样的夜,不由得让人心情愉悦,甚至有一种在月光下翩翩起舞的冲动。

而刚好有人乐成人美,设宴将K是各个领域有头有脸的精英都聚集到了一起,来宾们每个人的手中都擎着一杯剔透的酒,互相交换着名片、大谈经营之道,觥筹交错,把酒言欢,也算没有辜负这个难得一遇的璀璨的夜晚。

既然是宴饮,那么对酒当歌,自然是最重要的事,其它所有的麻烦,都应该被抛在脑后。

更何况,是一个已经被这个圈子开除掉的人的麻烦。

“你别过来!”斯蒂文大酒店的后花园里,一个女孩瑟缩在墙角,手里紧握着一截柳枝,声嘶力竭的大喊着。

她的白裙染上了污渍,精心打理过的柔顺长发也乱糟糟的缠作一团,因为害怕,嘴唇微微有些发抖,可尽管如此,女孩周身却还是散发着一种沉静的美,深黑色的瞳仁里似是藏着一丝倔强,让人移不开视线,且愈加的想要去征服。

“你别过来!赵先生,你在这样我可要喊人了,请你自重!”女孩胡乱的挥舞着手中的柳枝,希望自己的立正言辞,能唤醒面前男人的一点点良知。

“喊人,好啊,你喊啊!你刚才又不是没喊过,要是来人早就来了。你现在就是喊破喉咙也没有用。”

男人嬉皮笑脸的大声嚷着,嘲讽和无饜纠缠在一起,将那张脸扭曲得阴森可怖。

“好好掂量一下自己几斤几两吧虞芷宁!你还以为你是那个高高在上的虞家小姐呢?我赵某就好心提醒你一下,真正的虞小姐,已经换人了。你现在啊,什么都没有了,也就只有我赵某,不趋炎附势,还有功夫在这里陪你,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虞芷宁握着柳枝的手僵了一下,没错,赵文镭说的没错,她的确已经不是虞家的小姐了。

就在刚刚,那个她叫了二十年的爸爸,手握着话筒,亲自昭告了K市所有的商业名流:从今天起,林梦琪才是虞家真正的小姐,虞家所有的财产,日后都将由林梦琪来继承,而虞芷宁与虞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念在其亲生父母已故,又在虞家长大的份上,继续寄养在虞家,待毕业后离开,无继承财产的权利。

趁虞芷宁发愣的空档,赵文镭忙扑了上去,想要舔吻她的脖颈。虞芷宁内心一阵恶心,慌乱中,一巴掌用力扇在了赵文镭的脸上。

赵文镭手上的动作顿了顿,抬手探了下刚刚被虞芷宁指尖划破的皮肤。疼痛和鲜血让他兽性大发,像是一头深夜捕猎的豺狼。

他一巴掌将虞芷宁打倒在地,不等虞芷宁爬起来,粗暴地把她按在了地上。

虞芷宁拼命地挣扎,却愈发力不从心,她头一次意识到,原来男人的力气竟是如此的大,大到她根本就无法抗衡。

可她又能怎么办?她还有什么办法?难道老天爷真的如此绝情,已经夺走了她的家人、夺走了她的亲情、夺走了她平静的生活,现在还连她的清白也不肯放过?

虞芷宁不愿逆来顺受,可她却偏偏没有一点办法,也许,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忍下所有的屈辱,再像现在这样,缩在一个没人看见的、可以隐藏起一切污秽的角落,然后默默哭泣。

可虞芷宁绝对不会哭泣。

按住她的动作忽然停止了,虞芷宁不知道是不是赵文镭又想耍什么新花招,一动也不敢动。

可这种近乎于审判的等待过了好一阵儿,虞芷宁却还是没有等到赵文镭的下一步动作,反倒是听到了沉默的厮打声。虞芷宁偷偷睁开眼睛,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高大男人,正揪着赵文镭的领口,用力的挥出一拳,打得赵文镭步步踉跄。

他宽阔的背影,仿佛散发着光芒。

虞芷宁连忙站起身,躲到一旁一手按着裙子,一手紧紧攥着被赵文镭撕破的领口。

赵文镭显然不是男人的对手,像是一个残破的木偶,连站直身子都有些困难,这样的狼狈让他颜面尽失,也让他短暂的忘记了眼前的男人还主宰着他公司未来的生死大权:“凛总,您不在里头陪您的未婚妻,您来管我干什么?”

凛寒嘴角微微上挑,露出一个轻蔑的笑,深邃的冷眸、英挺的鼻梁配上棱角分明的轮廓,仿佛为他加冕了一副桀骜的王冠,竟让这璀璨的夜都变得黯然失色。

“我也同样没想到,赵先生不在里面喝酒谈生意,竟在这里纠缠虞家的小姐。”凛寒抿了抿嘴。

“凛寒,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你以为她姓个虞,就是虞家小姐了?我告诉你真正的虞小姐在里头呢!你想演英雄救美的戏码,也找错观众了吧?”

“这位也姓虞的小姐,可不能跟你的凛氏强强联手,你们的婚约也马上就要取消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既然你凛大少爷已经不要了,那我赵某凭什么追不得?”赵文镭用手背抹了一把鼻血,又往地上啐了一口血吐沫。

凛寒停留在嘴角的弧度僵了一下,没说话,压着步子缓缓向前走。他的面色十分平静,可周身散发着的压迫感,却远比任何气急败坏的咒骂,都更让赵文镭感到压抑。

“你……你干什么……”赵文镭步步后退,“咚”的一声撞到了身后的树上,后脑勺撞得生疼,却连眼睛都不敢眨。

凛寒一把扯过赵文镭的领带,将他拉到自己面前,一字一顿,从容不迫:“我告诉你,在虞芷宁和我的婚约没有正式解除之前,她就还是我的未婚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