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小村芳草香

上架时间:2018-03-01

小村芳草香 连载中

小村芳草香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花花肠子 分类:都市异能

城市失意的丁小天回到家乡,偶然间得到了一串佛珠。从此,命运之神为他打开了一扇通往幸福的天窗。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手握连城璧,但求比翼飞,十步一芳草,愁煞多情郎。 幸福太多,原来也是一种累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晚风轻拂,皓月当空。

  万籁俱寂的山谷中,不时回荡着一道清脆的脚步声。

  步行了两个多小时后,终于看到前方不远处闪烁着若隐若现的星星灯火,丁小天如释重负,脚步也不由自主的加快了。

  凤鸣村,我回来了!

  嗤——,嗤——

  就在这时,路边树林里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音。

  “来……来人呐,救……救命啊!”

  “嘿嘿……妙玉师父,你就是喊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了,识趣点,乖乖的从了我吧。”

  我擦,有人想强上妙玉师父!

  凤鸣村附近有一座回音祠,妙玉师父是回音祠的住持。

  震惊之下,丁小天猫着腰,向声音来源的地方悄悄靠了过去。

  借着暗淡的月影,丁小天看到一个熊腰虎背的男人正趴在一个妙龄女尼的身上,双手胡乱的撕扯着女尼的道袍。

  一时间,丁小天怒从心头起,捡起脚下的一块石头,猛地朝男人的头上砸去。

  “哦。”男人闷哼了一声,就一头倒在了女尼的身上,没有了动静。

  丁小天一脚将那个恶心的男人从妙玉身上踢了下去,低头仔细一看,麻痹的,竟然是村长刘大壮!

  “快走!”丁小天顿时心感不妙,拉着已经吓呆了的妙玉师父,转身就走。

  “哎哟!”

  稀里糊涂的,妙玉刚跟着站起来,就痛叫了一声,紧接着身躯又跌倒在地上了。

  “妙玉师父,你怎么啦?”

  “我……我的脚崴了。”妙玉趴在地上,满脸的痛苦之色。

  丁小天蹲下身躯道:“来,我背你!”

  妙玉扭扭捏捏的,她可从没有如此贴近过哪个男人啊。

  “别犹豫了,等一下想走都走不了了。”

  想到自身的清白要紧,妙玉再也顾上羞耻,挣扎着站起来,趴在丁小天的背上。

  丁小天二话不说,背起妙玉就跑。

  妙玉的体重也就九十多斤,丁小天背着她一口气跑到了回音祠。

  刚走进回音祠,丁小天就立即感受到了一派幽静、肃穆气氛:古木参天,松柏森森,秀竹郁郁,芳草青青,院中的几棵菩提树硕大无比,挺拔苍翠。

  还有,那种散发着缭绕烟雾的檀香味道,丁小天一颗浮躁的心因此而变得宁静下来。

  祠庙里还有一位女尼——青玉,她是妙玉的徒弟。

  青玉见一个陌生男子背着师父进来,惊得嘴巴张成了一个大大的O型,半响问道:“师父,你不是说到外面散散步吗,怎么成这样子了?”

  妙玉从丁小天的背上爬起来,一边整理着身上的道袍,一边红着脸答道:“师父不小心脚崴了,这位小施主好心背我回来了。”

  妙玉脸皮薄,心想要是被徒弟知道了怎么回事,那以后自己在她面前还有何威严?

  青玉已到了豆蔻年华的芳龄,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脸蛋红彤彤的,眨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在师父身上那件破烂不堪的道袍上瞄来瞄去。

  青玉的眼神仿似一把锋利的刀子,看的妙玉羞愧难掩,她深吸了一口气,稳定好情绪,沉声吩咐道:“青玉,别瞎想了,赶紧去给为师找件道袍来。”

  “哦。”青玉答应了一声,娉娉袅袅的去了。

  这时候,丁小天的喘息也慢慢地舒缓下来,这才将目光集中到妙玉身上。

  妙玉生得极为标致,三十四五岁的模样,肌肤白嫩,端庄妩媚,半遮半掩的道袍下,熟透了的身躯散发出一股浓浓的女人风韵。

  感觉到丁小天热辣辣的目光,妙玉羞答答的抬起头来,嗔了他一眼,道:“小施主,今晚的事希望你不要到处乱说。”

  丁小天红着脸收回目光,点头如捣蒜:“我懂的,妙玉师父但请放心。”

  妙玉想了想,从手腕上取下来一窜佛珠,递到丁小天眼前:“小施主,今晚若没有你,贫尼的清白就毁了。贫尼无以为报,这一串佛珠请收下,聊表心意。”

  这串佛珠共有十二颗珠子,每一颗珠子的大小、纹理、色泽都相差无几,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做的,呈淡绿色,青翠欲滴。就算是不了解佛珠的人也知道,想要找到色泽、纹理、大小一样的两颗佛珠相当困难,何况还是十二颗呢?

  丁小天连忙推辞道:“相比妙玉师父普度众生,大慈大悲,我做的这点事微不足道,怎敢受此厚礼?”

  “小施主就不要推辞了,这也是缘分,就请收下吧。”说完,妙玉大方的拉着丁小天的手,替他将佛珠戴上。

  顿时,一股清凉之气从手腕处传来,慢慢的向全身扩散开来,好似喝下了一杯冰镇水,丁小天感觉有一股说不出来的舒爽。

  “那我就多谢师父了。”丁小天见她诚心诚意的,也就不矫情了。

  辞别了妙玉师徒两,丁小天急匆匆往家赶。

  跑过一条清澈的小溪上简易的石桥,丁小天看到自家的院子大门依然还敞开着,从里面漏出一缕昏黄的灯光。

  丁小天心里顿时涌起一丝温暖。

  在城里,每当晚上拖着疲惫的双腿,回到那间不足二十平米的出租房,丁小天总是有一种冷清、孤单的滋味。

  还是家里好啊,有爹娘惦记、心疼自己,这么晚了,还开着门等着他回来。

  “爹,娘,我回来了。”丁小天眼里含着泪花,站在门外的葡萄架下就喊了起来。

  “儿子回来了,孩子他爹,我们儿子回来了!”丁小天老妈刘桂兰高兴的跑了出来,欢天喜地的把丁小天迎进屋里。

  丁小天老爹丁永才从里屋走了出来,看到丁小天的模样,就忍不住说道他:“回来了就回来了呗,都二十好几的大男人了,还哭个什么劲儿啊?”

  丁永才当过兵,从小就教育丁小天要像个男子汉,像“男人流血不流泪”这样的话,从丁小天懂事开始就没少说过。

  “你个老家伙,儿子快一年了才回来一趟,还要听你啰嗦,我儿子是想我才哭的,是吧,儿子。”刘桂兰笑着嗔了丁小天老爹一眼。

  “恩,爹,娘我想你们了……”丁小天哽咽着抱着老娘说道。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