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我的枕边有女鬼

上架时间:2018-11-23

我的枕边有女鬼 已完结

我的枕边有女鬼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黑色洋葱 分类:悬疑灵异

公司的美少妇找我,一夜过后,第二天她死在了马桶里! 此时才是悲剧的开始,鬼食人魂、婴之咒怨、化尸房里的奸尸人等等,我被卷进了第四世界神秘组织,步步惊心、险死还生,我知道我的路还很长,所有的努力就只是为了让自己过的安生…… 我的枕边有女鬼,你的枕边——也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小时候被配了阴婚,这辈子注定不能与女人结婚,但是又有能力又长得帅,公司总会有许多的美女来投怀送抱,甚至或者说是自寻死路。

不能结婚不代表我不可以接触女性,我也是男人,自然也有我的需求。只是在进公司之后听到同事的那些议论,我的小弟都恨不得缩回身体里去。

胡艳玲,这个前一天还在我身下委婉承欢的女人,竟然死了!

提起胡艳玲,我腰就一阵发软,不是兄弟我太弱,实在是这个女的太有诱惑力。不说那两对诱人的胸器,就是那柔软的腰肢、修长的大腿,对男人就是一种致命的诱惑。

其实我最喜欢的还是她那头长到腰际的波浪卷发,摸到手里滑滑的,一点也没有其他人那种涩涩的感觉。做的时候长长的头发披散开来,在阳光的照射下,像是流动着的瀑布一样,别提有多美好了。

大家也别嘲笑我,这年头在外面混的,谁还没有个吃荤腥的时候?我和胡艳玲就是这样,当然,也不只是和她这样。

昨天也是巧了,我本来想趁着晚上没有应酬加会班把第二天开会需要的资料整理出来,刚拿起文件,胡艳玲就进来了,进来之后还锁上了门,顺手还将办公室的灯给关了。

借着外面透进来的灯光,看到她眼神荡漾的春波我就知道她又忍不住了,这已经不是我们第一次在办公室做那事。一进来她就直奔我而来,抱紧我,满身的香气瞬间让我火冲天。

胡艳玲是有老公的,听说还是个什么公司的高管,只是那人年纪不小,光是听胡艳玲话里的意思我就知道那个老男人无法满足她。要不是有次酒会结束送她回家半路没有忍住,我还不知道这个平时看起来一本正经的女人开放起来会这么诱人。

我也问过胡艳玲,为什么不和那个老男人离婚呢?只记得她回答的时候是用芊芊细指在我的胸口划着圆圈,说出的话让我至今都难忘:“离什么婚?跟着他有大把的钱花,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

对这样的论调我虽不敢苟同也并没有其他的异议,这毕竟是别人的人生,我只管享受我的艳福就是了。

想着昨日还纠缠在一起的身体现在变成了一具阴冷的尸体,再加上听同事们说她的死相凄惨,我的身体就是一阵冷汗,亏我昨天睡前还回味了一下傍晚时候的感觉,现在想想,都觉得背后一股阴风吹过。

脊背发冷的时候我猛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胡艳玲的死应该不是意外。最近好像和我接触的女人都是挺倒霉的,前台小刘不过是和我殷勤的说了几句话,转身就崴了脚;秘书室的张娜在送文件进来的时候不过是借机蹭了下我的手背,出去的时候就撞到了门框上。

现在想想,昨天晚上的胡艳玲离开的时候情况就有些不对。我本以为她会是崴脚或者是撞到墙,抑或是回到家之后发生点什么,可是没想到她这一离开便再也不会回来了。

门口的敲门声传来,我才算是结束了胡思乱想。

“进来。”随手拿过昨天准备看的资料,方才想起昨天这资料好像是被胡艳玲压在腰下的,手指不由抖了几抖。

“周经理,赵总说今天的会不开了,让大家各自忙自己的事情,我怕您没看到通知,就来告诉您一声。”张娜甜美的声音出现在门口,人却没有往里面走一步,这小丫头肯定还在忌讳着之前撞头事件。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我对张娜抱以微笑,我看得出,她对我还挺有好感的,只是胡艳玲的死让我没有太多心思放在这些事情上面。

房间里再次剩下我一个人,一股莫名的冷气从背后吹起,我下意识的看了看空调,电源都没插,这阵阴风肯定是‘她’吹来的。

“你在吗?她的死是你造成的吗?”我轻声的开口询问,眼睛瞪得大大的想要辨析出这个房间内另外的那个存在。

问题问出口的时候,阴风突然停止,接着便隐约有一声“咯咯”的笑声传来,我汗毛乍起,我知道‘她’承认了。

‘她’是我的妻子,也就是我阴婚的配偶。曾经我试着和她说过无数次的话,可这是我一次听到她的回应。

“这么说来,小刘的崴脚、张娜的撞头都是你造成的了?”一股怒意从我心底发出,“为什么要害死胡艳玲?为什么?”

“咯咯”回答我的只有隐约的笑声,那种清脆却十分渗人的笑声。

我不由的怒火中烧,大声咒骂起来:“你给我出来,你为什么要害死她?为什么?”

胡艳玲再怎么样,也罪不至死,她凭什么要让她丢掉性命?

我已经顾不得我的举动会不会惊到外面的人,我一定要问出个缘由,她怎么能随便左右一个人的生死,她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

可是我的质问再也没有得到任何回答,之前的那股阴冷也在下一秒散去,门外传来了惊呼声,我打开门去看,却看到同事惊慌失措,上去询问才知道张娜在回自己办公室的时候撞到了桌角,磕得头破血流。我看到的时候张娜已经几近昏迷,在她的嘴角却扯起一个阴冷的笑。

我不敢上前,我不知道我的靠近会不会让张娜发生更危险的事情。而此时的前台处也开始不平静起来,小刘的惊呼声传来,我知道她也是遭到了毒手。

她这是要干什么?她还要害死多少人?

就算是作为‘妻子’,吃醋的话也要讲个限度吧?胡艳玲让她生气的话也罪不至死,小刘和张娜我更是连手都没有牵过!她实在太过分!

我甚至没有勇气去看看小刘的情况,退出了拥挤的人群,我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我知道我没有办法喊她出来问个清楚,可是我又怎么能够容忍她再这样肆无忌惮的伤害旁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