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闻小姐,别想逃

上架时间:2019-02-14

闻小姐,别想逃 已完结

闻小姐,别想逃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有诸己 分类:总裁豪门

爱上了最有魄力的男人,他还带我穿越火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啊——余总,你好坏!”细软的腰肢被余孽狠狠掐住,一吃痛,女人从喉咙里缓缓溢出勾人心魄的浪叫。

夜色酒吧。

处处燕舞,夜夜笙歌。

余孽淡漠的眼瞳被绚烂染成烟酒色,他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眯着眼睛向女人吐了一口浓烟。

女人撩开半截裙摆,白皙的皮肤一直露到大腿根部,纤细的手指在余孽半裸的胸膛上一圈又一圈地画着。

两腿横跨在余孽的大腿上,丰臀来回扭动,喉咙里的呜咽起起伏伏。

嗡嗡嗡——

手机震动,陌生号码。

余孽侧目,愣愣地注视着屏幕,忽的手机被女人一把夺过,扔在了一旁。

“余总。”女人娇滴滴的声音让人心头似猫抓。

“手机有我好看吗?”说着,又轻轻解着自己的衣领,微微露出娇嫩的浑圆,灵巧的手像是水蛇一般,穿行在余孽身下。

嗡嗡嗡——

手机的震动再一次打破良辰。

阴沉的眸子溢出凛冽,女人想要继续探索的手,瑟瑟地收了回来。

余孽冰冷的脸色没有半点要沉浸欢愉的意思。

接过手机,指尖轻动。

刚一接通,便传来男人的咆哮。

“余孽,你死有余辜!”

双指轻轻一弹,抖去烟灰,眸子里噙着轻蔑的笑。

“大晚上地扰人清梦,就为了给我说这个?”

女人将身体的柔软贴在余孽的手臂上,也附和地咯咯笑了两声。

尖锐的声音透过手机,对面的男人显然更加失控。

砰砰几声像是拳头砸在墙壁上。

“你还在外面玩女人?!你知不知道耒耒为了给你生孩子,现在躺在医院里生死未卜……”

对面的男人尽量保持平静,可颤抖的声线浸满了疲惫。

“哦,这样?”

“你再不过来签字,她命就在你这儿没了……”

啪——

余孽单手一抛,手机腾起,最后重重摔在地上,通话终止。

手指一用力,烟蒂被弹出了好几米。

女人顺势捏住了余孽的手掌,往自己胸上贴。

忽的,手被余孽反抓,像是镣铐一般紧紧锁住,女人惊喜,唇角露出不易察觉的笑,星眸微合,轻轻咬唇,将热气缓缓吐进余孽的耳蜗,又低低娇吟了几声。

突然,手被狠狠一甩,女人伴着自己的一声惊叫跌坐在地上。

余孽双眼通红,推门而去。

引擎轰鸣,两百码的黑影将夜色撕裂出一道口子……

医院长廊。

指示灯将通道映得透亮。

伍佑僵硬的面颊肌肉抽动,焦急迈步,来来回回踱步。

闻耒耒正在与死神抗争,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

他们两人算是什么关系?无半点血缘联系,闻耒耒不是他的,孩子也不是他的。

伍佑按了按太阳穴,自己能给闻耒耒签字的权利都没有,偏偏拥有主权的,是那个混蛋。

伍佑双眼猩红,骨节苍白。

余孽,你凭什么爱闻耒耒,又凭什么将她至于死地,不闻不问?

就在这时,医院走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余孽来了。

八月,天气异常闷热,A市像被笼罩在蒸笼里。

妇产科医院。

窗外艳阳高照,窗内却是噬骨的冰凉,还夹杂着令人窒息的药水味儿。

闻耒耒的眼睛逐渐适应了强烈的光线。

房间里除了她,空无一人。

面色苍白的像是一张一吹就破的纸, 腹上火辣辣的疼痛,就要将闻耒耒撕裂,光是大声说话,都要命。

“余孽?”接连几声,都无人回应。

“闻女士……”伴随闻耒耒焦急地叫喊声,护士姗姗来迟。

闻耒耒摸着平平的小腹,忍受着剧痛,向神色紧张的小护士看去。“孩子呢?抱给我看看。”

小护士自顾自的摆弄着旁边的吊水,神色有些难看,“闻女士,你才从重症监护室出来,先好好静养着……”

没有得到正面的回答,闻耒耒内心不禁慌乱了起来,双手撑住床板就要挺起上半身。

“孩子呢?”一股剧烈的疼痛从小腹处传来。

“闻女士,你先躺下。”护士将颤颤巍巍的她扶住。有些闪躲的神色,被闻耒耒捕捉到。

忽的护士手腕上一阵剧痛,闻耒耒将护士一把抓住,力气大的根本就不像是刚生产过的人。

“孩子现在在哪里?”

小护士带着不忍,咬着唇,犹豫了半刻,还是说出了口,“因为胎位不正,孩子缺氧……窒息而亡。”

是呆滞在原地,愣了片刻,“不会的,我昨天明明都还能感受到他的胎动。”

虽说着不相信,两串眼泪猝不及防地砸向了白色的被单,晕染出一圈圈的灰。

“余孽呢?”说罢,闻耒耒将身上的被单一掀,赤脚踏在地上,一股钻心的冰凉和着腹部灼热的痛使闻耒耒阵阵发晕。

小护士忙过来,将她扶回床上。

在两人争执之间,门口走进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锃亮的皮鞋踏在产房冰凉的瓷砖上,“嗒塔”作响。

薄唇轻抿,深邃的眼睛蒙了一层淡漠。

“余孽!”闻耒耒大叫一声,眼泪像是决堤的洪水涌了出来。“孩子呢?他没事对不对?”

余孽双眉微微一皱,薄唇轻启,像是想要说什么?却又在下一秒紧紧的闭上。

余孽的反应让闻耒耒微微一怔,“你说话呀?”

“死了。”轻描淡述甚至没有丝毫情绪起伏的一句,却像是惊涛骇浪一般将闻耒耒吞噬。

闻耒耒微微仰起头,张大的嘴也忘了闭合,沙哑的声音从发涩的喉咙里溢出。

泪如泉涌,看着静静站在面前,表情没有丝毫变化的男人,突然觉得有些陌生。

过了片刻,闻耒耒的情绪稍微稳定,声音却仍旧颤抖。“是男孩还是女孩?”

余孽薄唇轻启,“是个男孩儿。”

这连续几个月胎动都很厉害,她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在医院里检查,医生也说一切正常。

苍白的脸,没有一丝血色。

“他现在在哪?我看他一眼也好。”

孩子出生应该都在保温室……

闻耒耒神色紧张地看着余孽。

“烧了。”余孽的薄唇再次微微张开,可是每一句都犹如尖刀,狠狠地刺在闻耒耒的心上。

霎时闻耒耒感觉从天而降一道闷雷打在了天灵盖上,电流穿过四肢百骸,炸得脑子一片空白。

“你……你说什么?”闻耒耒无法相信面前这个轻描淡述,连眉毛也没皱一下的男人是孩子的父亲。

烧了?

就算是自己写的书画,烧了也会觉得可惜,何况还是一个有血肉之躯的孩子?!

余孽的表情依旧平静,任由面前的这个女人神色有多么惊愕,有多么痛苦,他都站在原地,没有挪动一下步子。

仿佛是旁边的一个看客,死去的孩子和疯狂的女人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就一点也不心疼吗?我和孩子一面都没见上,怎么能……烧了?”

闻耒耒的声音颤抖,说到一半便戛然而止。

“刚出生便夭折了的孩子,是医学垃圾,必须要焚烧的……”

闻耒耒重重地将这几个字强调了一遍。

“医学垃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