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王爷,王妃她又开挂!

上架时间:2020-07-06

王爷,王妃她又开挂! 连载中

王爷,王妃她又开挂!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风迁雨舍 分类:穿越架空

打脸爽文,男女主双强,宠宠宠!   上一世,她是人人称羡的裴皇后,因为遭渣男渣女陷害,尸骨无存。   这一世,她化身小宫女归来,誓要手刃仇人,为自己申冤。   宫女身份低微?没关系,咱有系统在手,一路开挂,横扫六宫。   可是某王爷总是缠着她,说要宠她上天,怎么破?她都发誓不碰爱情了。   更可怕的是王爷造反成功了,难道要她再经历一次葬身冷宫的噩梦?不!   长孙胤修:“你若不愿,我便弃了这皇位,因为你才是我的天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叮……”

  “恭喜宿主绑定重生宫斗系统!”

  “目标:重登后位,宠冠六宫。”

  什么?裴云上有点晕,最后的记忆停顿在冷宫里。

  她本就是宠冠六宫的皇后,却因为遭人陷害入了冷宫。

  这还不算,她最信任的皇上竟然下旨说她父兄造反,要诛她九族。

  裴云上万念俱灰,被前来冷宫嘲讽她的高贵妃活活勒死了。

  然后不知过了多久,一脚踏入阎王殿的她竟然又听到了声音。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裴云上的脑子里一片混沌,完全转不过弯来。

  她要重登后位,宠冠六宫做什么?

  她可不想重蹈上一世的覆辙。

  她要的更多。

  如果真能重生,首先,她要为上一世的自己讨回公道。

  那些伤害她的人,她一定会百倍奉还,不然何必重生一遭?

  “泼!”

  一盆带着冰渣子的冷水当头泼下,冻得她浑身打颤,一下子惊醒了。

  睁眼,一个大眼睛大嘴巴的宫女正瞪着眼睛,骂她:“贱人,高侍卫也是你能勾引的?真不要脸!”

  高侍卫?

  是谁?

  谁勾引他了?简直血口喷人!

  裴云上头疼欲裂,感觉整颗脑袋像是被人劈开了两半,又硬生生地用粗布线条缝到了一起,思绪零碎而杂乱。

  一股陌生的记忆被强行灌进了她的脑海里。

  原来她已经不是死于冷宫的废后了,她现在是一个叫做云舒的绣坊宫女。

  几个宫女正围着她指指点点的,好像在说她不要脸,勾引一个高姓侍卫。

  这也太冤了,不论是原来的她,还是被她附身的宫女云舒都不是那种人啊!

  这几个宫女分明在故意冤枉她!

  裴云上的眼里露出一丝狠绝,扫过面前的众人。

  泼她水的宫女名叫沃雨,因为嫉妒被她附身的宫女云舒,一直找各种理由欺负云舒。

  裴云上越看越觉得她的嘴脸就是一个尖酸刻薄的小人,跟害死她的高贵妃有的一拼。

  云舒就是被她推进水里,才丢了性命。

  裴云上怜惜地轻轻拂去自己脸上的冷水,感觉云舒和自己同命相怜。

  她既然占据了云舒的身体,理应先为云舒讨回公道。

  沃雨是吗?你心肠那么歹毒,是会遭报应的。

  裴云上暗暗攥紧了拳头。

  “怎么,你还想咬我啊,贱人,你不是去辛者库了吗?为什么还要回来?”沃雨将水盆扔给旁边的宫女,继续凶。

  她似乎感应到了裴云上反叛的气场,嗓门越发大了,刺得人耳朵疼。

  裴云上反感的拧眉,再定睛一看,居然看到沃雨的头上有个方框,里面写着字。

  这便是灌进她脑子里的系统。

  因为是强行灌进去的,她对系统也有一定的认知,并没有觉得恐惧,只是有些许惊讶。

  系统的能力完全超出了她的认知,不过用得好,也不失为一件利器。

  因为系统资料可以窥探到她人的内心,只要做做任务,赚够积分,所有人在她面前都是透明的。

  譬如眼前的沃雨。

  系统有500的原始积分,裴云上消耗100积分购买了沃雨的详细资料,沃雨心里的小秘密立马都被她掌握了。

  “真正心里有鬼的人是你才对吧?你屡次在高侍卫面前假装晕倒,不就是想引起高侍卫的注意,飞上枝头做主子吗?还要送高侍卫自己绣的香囊,你不知道宫女和侍卫私相授受是重罪吗?”裴云上反击道。

  沃雨的脸上立马挂不住了。

  “你胡说什么?谁……谁和侍卫私相授受了?你有,证据吗?”沃雨结结巴巴的,惊慌失措的样子摆明了心虚。

  “证据不就在你怀里的香囊上吗?虽然高侍卫没有接受,但是你一直藏在怀里,那个香囊上面绣了什么,不用我明说吧?”裴云上直言道。

  一句话把沃雨彻底打倒了。

  香囊上面绣着她和高侍卫的名字缩写:高沃。

  这要是被外人看到,肯定会扣她一个和侍卫私通的罪名,那可不是她能解释清楚的。

  “你别胡说!”

  沃雨整个人如遭雷劈,紧抓着胸口,看着裴云上,就像在看怪物。

  这贱人怎么什么都知道?看来必须得加快除了她的步伐,不然后患无穷。

  旁边几个宫女议论开了,都在揣测到底谁说的才是真话。

  “香囊上面到底绣着什么啊?沃雨领班好像心虚了。”

  “看云舒言辞凿凿的样子,好像真有那么回事呢!”

  “……”

  沃雨强自镇定了下来,吼道:“你们别听她胡说,我才没有,不信你们可以搜搜我的身上,看看到底有没有香囊。”

  她毕竟是领班宫女,说话还是很有分量的,被她一吼,宫女们一下子都安静了。

  也没人敢真去搜她的身。

  沃雨早就料到了,这群宫女都是只求自保的胆小鬼,谁都不会去做出头鸟,她越是让人搜身,越不会有人来搜她。

  可是,总有人不按常理出牌。

  听她说要搜身,裴云上立即把手伸了过去,往她的怀里探。

  指尖尚未触及,沃雨便像触电一样弹开了。

  “你干什么?”沃雨吓得连连后退,惊惶的眼神望着裴云上,就好像裴云上是要欺辱她的魔鬼。

  “不是你说让搜身吗?怎么做贼心虚,又不敢让人搜了?”裴云上反击道,沃雨被噎的脸都绿了。

  “我……我心虚什么,有胆你就来……搜啊!”沃雨强装镇定,声音都开始颤抖了。

  裴云上不识好歹地当真走过来,要搜她的身。

  这是要她的命啊!

  沃雨骑虎难下,惊慌地拉紧了裴云上的衣服,凑在裴云上的耳边轻声威胁道:“我劝你不要乱来,否则后果你承担不起!”

  啧,都死到临头了,还想着威胁别人。

  裴云上嗤笑一声,当真不搜了:“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只要你求求我,为刚才泼水的事情跟我道歉,我就不搜了。”

  “你别太过分!”沃雨气得瞪大了眼睛,却又努力压抑着怒火,因为怕被旁边的宫女们看出端倪。

  裴云上故意拍了拍她的肩膀,她的身体一下子绷紧了,连大气都没敢喘一下。

  仿佛变成了惊弓之鸟。

  为了保命,她只能妥协:“我……我求你!”

  说完,感觉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她的眼睛红的要滴出血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