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全能弃少

上架时间:2020-08-10

全能弃少 已完结

全能弃少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风流社长 分类:都市言情

什么?想美腿?吃吃药就好了!什么?还想丰胸?那得用手揉才行啊!什么?你还想要个小孩!那你可找对人了,今夜我家床前不见不散!豪门弃少刘文,偶获灵魂收割机,通过古董获取古人技能。医术,武功,算命,风水,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看不到。且看弃少如何逆袭,颠覆都市。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初春,乍暖还寒之际。

  李文兴冲冲的拎着四五个袋子快步向家走去,今天是老妈的生日,他特意把老妈喜欢又不舍得买的品牌服装买下来,准备给老妈一个惊喜。

  锦绣家园很快就到了,这是清江市的一个高档小区,能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所以李文有时候很纳闷,明明老爸每个月给他们很多生活费,为什么老妈还是那么节俭。

  “妈,我回来了!”李文拿出钥匙准备开门,防盗门却自己打开了,一张熟悉却又陌生的脸猛然出现在李文的面前。

  “你?刘管家你来我家干嘛!”李文脸上的笑容立刻僵住了,眼前这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正是父亲家中的管家刘来才,但是……

  “二少爷,老爷去世了!”刘来才面无表情的说道:“大少爷有话吩咐你们!”

  房间里面立时传来母亲压抑的抽泣声,李文的眼圈顿时红了起来,虽说不能经常见到父亲,但是父亲对自己热切的关爱,李文心里一直都能感受到。

  “我,我要去见见爸爸!”李文伸手想要拨开刘管家,无论如何他要带着母亲去见父亲最后一面。

  李文是富家子,拜了一位散打冠军当师父,平时看他吊二朗当的,但是练起拳来却没有丝毫的含糊。

  现在情急之中他使得力气也绝不小,看着刘来才那瘦小枯干的身材,李文还担心自己把他给拨坏了,没想到刘来才站在那里竟然纹丝不动,倒是李文的胳膊像拨在水泥墩子上似的一阵阵发疼。

  “狗奴才,让开!”李文的少爷脾气也上来了,不管他们母子在李氏家族的地位如何,他是李家二少爷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嗤!”刘来才突然冷嗤了一声,翻翻眼皮看着比他高出许多的李文,冷冰冰地说道:“大少爷吩咐了,请二少爷今天就离开清江市,永远不许再回来!”

  “他有什么资格敢这样吩咐我!”李文立时暴怒了,立刻就要冲进房间,却只见两个身形魁梧的男子架住悲伤至极的母亲,慢慢走出来。

  “你们,你们要干嘛!”李文紧咬住下唇,拳头握得咯咯作响。

  “不干什么,大少爷说了他毕竟也要叫二夫人一声小妈,要我们请二夫人回去好好的怡养天年!”

  “你,你们!”李文紧握住拳头,立刻向着刘来才就砸了下来,什么怡养天年,分明就是把母亲软禁起来,以此来要胁他。

  刘来才却是冷哼一声,他根本就没把这个纨绔子弟放在眼里,看着李文的拳头砸下来,刘来才缓缓伸出手猛然握住他的拳头,李文顿时满脸的痛苦,呻吟一声努力地想要抽回手,却根本动不了分毫。

  “刘管家,求你不要伤害小文!”如果不是那两个大汉架着母亲,估计母亲已经跪在地上了。

  “妈,妈……”李文还要冲上去,刘来才却向着其中一个大汉挥挥手:“送二少爷离开吧!”

  ……

  “干活,干活,你小子就会他妈的偷懒!”一个粗鲁的声音猛然在李文的耳边响了起来。

  火车轰隆隆的声音似乎还在耳边回响着,李文有些晕乎乎的环顾一下四周,这才清醒过来,自己正在替人搬家呢。

  李文的大哥李建也真是够贱的,除了给李文一张绿皮火车票外,竟然再没给他一分钱,也幸亏李文运气好,一下火车就找到一个搬运工的活,包吃包住,不然他非得露宿街头不可。

  搬家是一项相当枯燥乏味又辛苦的活,李文从一开始累得双腿直哆嗦,到现在能淡然自若得自己背着大衣柜飞快上下楼,尤其是他那双能从平淡中发现美的双眼,让李文觉得今天的确不虚此行。

  雇主林百合,简直就是位极品尤物。

  白色纱裙也难以夺走她雪白细嫩肌肤的光彩,一双肉色丝袜把两条修长的美腿包裹的更显紧绷,翘臀微微挺着,尽展完美的S形曲线。

  光是背影就已经勾的李文邪火上头,再看正脸,李文更是惊为天人!

  眉如远山含翠,唇似朱砂点绛,一双凤目微微斜挑,顾盼之间,勾魂摄魄,自带一种天然的媚意。

  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她胸前一对E杯豪ru,稍微一动就荡漾起来。

  相比美貌,她的身份更加尊贵,她是江北市青年一代第一杰出画家,更是华夏书画家协会副主席柳林昌老先生的弟子。

  “看够了没?”正监督施工的林百合忽然感觉到一道火辣辣的目光,随意一扫,就看见李文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顿时嗔恼起来。

  “看一辈子也看不够!咳咳,我说的是你的画。”虽然地位已经转变,但习惯的轻佻还是自然的脱口而出,林百合的脸上顿时覆上一层寒霜。

  李文赶紧顾左右而言他,转移话题说:“林小姐在画道上造诣很深啊!笔法老练颇有古风!线条柔和不失韧性,已有自成一家的风范!”

  李文的点评恰好和她老师给出的评价完全一致,这让林百合心中不禁有些好奇。

  “你学过国画?”

  李文有些尴尬道:“呃,这个!我随便说的。”

  他暗自抹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可不敢再吹牛了。李文哪懂这个,虽然以前跟过一位丹青大师学过,但他时只是想要泡妹子,哪有心思放在画画上面,这些话,他也只是听老师讲过。

  “哦。”林百合撇撇嘴,没有再说什么。

  李文正打算趁热打铁要个电话微信深度交流一下,后脑勺上就吃了一巴掌。

  愤怒的回头看,是工头刘川,李文脸上的怒容立刻隐了下去。

  “这么瞅我,想吃人咋地?不想干了是不,光天化日的偷懒。哼,赶紧给老子搬东西去。”刘川脸上深邃的法令纹动了动,刚才李文的眼神真让他吓了一跳,那眼神更像老虎,野生的东北虎!充满了野性和桀骜不驯。

  “是是是!”李文苦笑着连声答应,这要是一年前,敢这么跟他说话的,非打断腿丢到下水道里去!现在却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若不是因为父亲突然离世,大哥李建用母亲逼迫他离开清江市,他堂堂李家二少能受这种苦还要遭人白眼??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