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天师神探之旌阳案

上架时间:2018-05-31

天师神探之旌阳案 已完结

天师神探之旌阳案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西门瘦肉 分类:悬疑灵异

道教四大天师之一的许逊,曾在蜀中旌阳县做县令,上任之时只带一鸡一犬,遭遇命案无数,处处透着阴谋诡计,又似有鬼魅妖狐作祟,许逊目光穿透层层诡谲残忍,屡破奇案,人称许旌阳,寿一百四五十岁,携带鸡犬白日升天,留下传奇万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话说三国末期,魏国权臣贾充弑杀曹魏最后一个皇帝曹髦,支持司马炎夺位,创立晋朝。司马炎登基为晋武帝,视贾充为股肱之臣。

  贾充负责看守皇家粮仓。粮仓常年囤积粮食,粮多则麻雀多,每年因为麻雀啄食损失粮食甚巨。贾充命人组织护粮兵抓捕麻雀保护粮食,为了奖励,以竹子做的筹牌记录捕获麻雀数目,用来计算奖金,此竹牌称之为护粮牌。护粮牌刻有若干符号和数字,用以表示护粮的功劳和奖励。

  其中三种竹牌上用来记录奖励,有的写着一个碗,意思是奖励一碗米,一种竹牌上写着条,意思是奖励一条腊肉,一种竹牌上写着筒,意思为奖励一竹筒米。由于护粮兵虽然擅长弹弓和弓箭,但是多为文盲不识字,简称为万、条、筒。

  有四种竹牌用来记录粮仓的方位,分别为东南西北。最后三种竹牌用来记录护粮兵功劳,分别为中发白。“中”即射中之意,为红色;“白”即白板,即交白卷之意;“发”即发放赏金之意。

  护粮兵闲时无聊,用竹牌当做赌具来玩,渐渐形成麻将。贾充身为权臣,也爱玩麻将。他糊东风的时候,夫人生下大女儿,取名为贾东风。两年后,他听牌南风时,夫人生下二女儿,取名为贾南风。二女长大后,大女儿贾东风许配给皇帝的弟弟;二女儿贾南风,本打算许配给皇帝的太子,但贾南风容貌丑陋,太子不是很喜欢。

  太子司马衷当年出生之时,稳婆手抖,导致他脑袋先着地,影响了智力发育,为人稍显迟钝,但是审美还在。司马衷去找皇帝,说不想娶贾南风。

  他摆论据试图说服司马炎:“父皇,这贾充位高权重。父皇您英明神武,早就想着分他的权,让他去外地做官,但是他一直拖拖拉拉不肯去,说自己年老体衰,但是儿臣明明见他夜御三女。他平时不嫁女儿,在这时候偏偏要嫁,分明是居心叵测。他手握重权不满足,还要嫁女给皇室当外戚,他对权力的渴望明显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司马炎大怒:“混账东西,你爷爷的名讳怎么能瞎叫?”

  司马衷连忙认错:“父皇羞怒,您知道我脑袋有点不好使。”

  司马炎连连叹气,其实他也不喜欢贾南风,但是贾充、皇后以及众权贵都劝他当贾南风的公公,众多大臣得罪不起。迫不得已,他才给太子迎娶贾南风。

  这贾南风嫁给太子之后,倒是把太子收拾得服服帖帖,太子再也没找皇帝抱怨。

  谁知贾南风当上太子妃的第一天起,全天下的奇案怪事不断,甚至后来还引发了八王之乱。

  列位看官莫心急,事情还得一件一件说起。

  话说晋武帝太康初年,蜀中地区有一个旌阳县。旌阳县不是很出名,因为很多人不认识“旌”这个字。旌阳县里有一个美男子,叫做园客,面如冠玉,剑眉星目。当时河南地区有个美男子叫潘安,以英俊出名,全天下的少女少妇都知晓潘安的美貌,然而园客与潘安比起来不遑多让。不过潘安会做文章,还会唱歌甚至还会跳北方传来的舞蹈,园客只会在家摆弄花花草草,与外界没什么接触,所以知名度不大。

  这个园客二十多岁,尚未娶妻,很多人便认为他有断袖之癖。有媒婆去问他为何不成家,园客答曰,他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家里种的植物上面,没心思谈婚论嫁,万一有姑娘嫁过来,那也是守活寡,还是不要耽误良家少女为好。

  园客所言不虚。他家中有一片园地,种着一种五色香草,这种草每株只有五片叶子,每片叶子呈现一种纯粹的颜色,味道芳香袭人。五色香草极其娇嫩,稍微承受一点风吹雨打就会死,园客无时无刻不在细心照顾它们,甚至晚上和五色香草一起睡。在他眼中,所有的姑娘都比不上五色香草的魅力。

  原本大家以为园客要打一辈子光棍,感叹资源浪费,不料事情发生了变化。

  旌阳县来了一个外县姑娘,姑娘带着有五种颜色的蚕来找园客,说她的蚕不仅吃桑叶,也吃五色香草,吐出来的丝带着天然纯色,穷尽寰宇之美妙。五色香草配五色蚕,天下绝配。

  姑娘芳名谢白露,容貌姿色一般,但是颇有学识,精通种植之术,她与园客一见倾心,渐生情愫,干脆在园客家旁边另起一座房屋,日夜分享种植心得。没多久,两人便结为连理,夫妻恩爱。

  五色蚕以桑叶为主食,偶尔尝一片五色香草的叶子,尝多了园客心疼。谢白露心灵手巧,将五色蚕的蚕丝编织成丝绸,夺天地之造化,价格昂贵,销路极佳,刚刚上市就被人高价抢走,成为众贵妇人争相夺取的好物件。

  旌阳县本地有一王姓大户,见园客才貌双全,又日进斗金,想把自己女儿嫁给他做平妻。所谓平妻,就是地位平等的妻子,权力地位相等。王家千金唇红齿白,五官标致,是个小有名气的美人,对园客早已芳心暗许。熟料园客心中只有谢白露一人,婉言拒绝了王家。

  王家千金十分羞愧,认为园客瞧不起自己,一时想不开,竟然上吊自杀,幸好被王员外及时发现救了下来。

  此事传出,园客心里也很难受,与妻子谢白露商量一番,去王家赔礼道歉,说明不是王家千金不温柔贤惠,而是自己无福消受,云云。为了表达歉意,园客咬牙送了一株五色香草给王千金。王千金这才打开心结。五色香草培育困难,过程繁琐至极,王千金便经常邀请园客到家中来请教如何栽种。王员外更欣赏园客的才华,两家走得比较近,只是谁也没再提嫁娶之事,免得尴尬。

  这一日,谢白露回娘家探亲,园客独自一人在家。正巧王员外六十大寿,便喊园客来做客,同时广邀亲朋好友。推杯换盏,好不热闹。王家千金尚未出阁,只能待在闺房里。待宴席结束后,园客回到家中,颇有醉意,躺在草地旁边睡着了。

  王员外回房去看望女儿,却发现女儿竟然不见了,顿时大惊,派家人四处寻找,找了一日一夜也不见踪影。

  第二日天明,园客被邻居一声尖叫惊醒,他睁眼一看,发现自家院子中躺着一具尸体,赫然是王千金!王千金赤身裸体,脖子上一个大洞,血迹斑斑,触目惊心。邻居大叫:“杀人啦,杀人啦!园客相公杀人啦!”

  园客大怒:“你喊得这么有节奏感干什么?”

  王员外听闻,慌忙赶过来,看见女儿尸体后嚎啕大哭,哭完后对园客破口大骂:“好个人面兽心的东西,老夫好心好意要把女儿嫁给你,你假模假样不要,却来窃玉偷香!我女儿乃当时贞洁烈女,必定竭力反抗,你这厮才痛下杀手。!”

  园客大呼冤枉。

  王员外不由分说,把园客绑去县衙,请县令大老爷做主。

  县令姓贾,自称是权臣贾充的远房亲戚。贾县令听完王员外诉状,心中便认定是园客酒后见色起意,奸杀王家千金。他审问园客,园客自是不承认。

  贾县令坐在大堂之上,见园客脖子上有两处抓痕,顿时眉头一皱,走下堂来,举起王千金尸体的手指查看,指甲缝之间有血迹。贾县令回到堂上拍惊堂木,怒喝:“大胆!你仔细看看王千金指缝之间的血丝,刚好和你脖子上的伤口对得上!难道王千金用你脖子上的肉做川菜鱼香肉丝?分明是你想用强,不料王千金练习了绝世神功破相抓,留取了证据!”

  园客瞧了瞧王千金指甲缝之间的血丝,脸色一变,连忙为自己申辩:“冤枉啊大人,我也不知道她的肉丝哪里来的。我要是杀人的话,直接把尸体埋了岂不是更好,一条龙服务,送佛送到西。”

  贾县令冷笑:“酒壮怂人胆,但是喝酒也误事。你本来想着挖坑埋尸体,但是你喝酒过度,体力不支,挖了坑却没有填,躺在尸体旁边睡着了。挖坑不填出人命,古人诚不欺我!”

  园客依旧不肯认罪。

  贾县令见园客如此嘴硬,心中大怒,喝道:“来啊,大刑伺候!”园客打得遍体鳞伤,熬不住酷刑,只好认罪,被打入死牢,待刑部复审后,秋后问斩。

  审完此案,王员外给贾县令送锦旗,上述四个大字:黄霸再世!

  原来黄霸名字虽然难听,却是汉朝有名的县令,一生断案如神,被誉为天下第一县令。后来他从小小的县令升迁为一国宰相。

  贾县令暗喜,黄霸能当宰相,我贾某有何不可?他抚须微笑:“王员外客气了。本县是出名的清官,两袖清风,从来没有收过任何人贿赂,别说黄金白银,便是一针一线我都没碰过,至于有钱人送的马车美人,我更是看都不看一眼就拒绝。为名请命是本县的宗旨。现在朝廷赏识,即将升官,调任他处,以后有机会再来找员外喝酒。”

  贾县令是个半桶水,却不知黄霸能力有限,治理地方游刃有余,治理整个帝国便力有未逮,经常出错,是个不合格的宰相。

  王员外欢送贾县令之后,才给女儿办理丧事,待三天丧事完毕,再出殡下葬,与此同时,他把园客家里的五色香草全部移栽到自己家中。唯一的遗憾是,那些五色蚕破茧成蝶飞走,一只都没剩下。

  谢白露从娘家回来,发现家破人亡,丈夫进了死牢,无不震惊!她不相信丈夫会杀人,想为丈夫喊冤,却不知从何处伸冤,整天以泪洗面。

  过了几天,谢白露打听到新任县令来赴任。新县令名叫许逊,是个修道之人,孝敬父母,学识渊博,被人举荐为孝廉,朝廷让他去当官,许逊多番推辞,后来实在推辞不过了,才来上任,如今已经四十多岁。上任的时候许逊没带行李,只带了一只花鸡和一条黑狗。她日夜期盼,终于盼到了许逊,准备递状纸,却见许逊被王员外接到家中洗尘,县里的其他大户纷纷宴请许逊。许逊来者不拒,喝得优哉游哉。

  谢白露寒了心,觉得这个新县令恐怕也是个狗官,但是她还抱着一丝希望。某天,她看到许逊又被王家宴请过去吃饭喝酒,便来到王家院外,焚香祷告,操作五色蝶,在天空飞舞,写成一个大大的“冤”字!

猜你喜欢